当前位置正文
热门搜索: 养殖  现代农业  as  农业  有机农业

玉米8毛 养猪你赚多少?

生态农业网 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2-21   

  对于养猪从业者来说,今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。延续了去年走势的低迷猪价一直持续到今年4月,之后各地的猪价疯狂上涨,8月份,猪价更是有破“10”之势。高峰过后,猪价又开始在起起落落间震荡徘徊。不过这样的徘徊并没有给养殖户带来去年般的“心慌意乱”,因为,今年的猪价下滑不但没有遇上玉米价格的上涨,反而遇上了玉米及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下跌。

  猪价起伏智慧调控下利润仍可期

  “养猪不能只盯着猪价的起伏,要综合考虑,制定出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。”河北吴氏润康牧业有限公司的赵总监说,最近,他周围很多养殖户被“不安份”的猪价搞得很头疼,但他管理的养殖场却在一步步稳扎稳打进行着生产。

  赵总监告诉记者,吴氏公司现在有3个养殖场,存栏生猪5万余头,主营业务就是商品猪生产。他说:“今年的猪价在8月中旬达到高峰,大概在每斤9.1元左右。当时,我们没有跟风出栏,而是依旧按照原有的安排,该出栏的时候就出栏,该补栏的时候就补栏。”

  那猪价跌了的时候怎么处理呢?

  赵总监坦言,猪价在10月中旬又跌到了每斤7.7元~7.8元,但他当时并不担心养殖场会受“猪周期”影响。因为从配种到育肥再到饲料,包括后期的冷鲜肉经营,这些业务公司都有涉及。

  赵总监向记者介绍,吴氏公司是从美国引进核心群原种猪,然后进行自繁自养,饲料用的是预混料,因此,近期波动的豆粕和玉米价格对他们产生的影响并不大。“七八月份猪价处于高位的时候,玉米价格为每斤0.9元。现在猪价又有所上升,为每斤8.1元,玉米价格大约每斤0.92元,几乎影响不到养猪的利润。不过,这只是河北地区的情况,其他地区还要根据玉米价格区别对待。”赵总监还表示,由于不受种猪和饲料这两项成本的影响,现在和猪价最高时相比,一头猪的利润下降了200元,但并没有赔钱。他说,“猪价虽然波动得厉害,但总体来说,今年还是赢利的。”

  面对市场的不稳定,赵总监有自己的看法。他认为,“猪周期”不可避免,应该做好预判适时出栏。另外,养殖户可以考虑给生猪购买价格保险,以降低在市场交易环节中遭遇的风险。“不过,这种保险形式目前还没有在全国范围内普及。”他还提到,养猪户在自身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可以延伸产业链条,比如种植饲用玉米、搞猪粪开发、进行生态养殖等等,从其他方面增加赢利点,减少“猪周期”所带来的损失。

  饲料下降红利并非人人能享

  “我始终认为,生猪养殖行业存在较高风险。”针对生猪价格和玉米价格的波动,近日,重庆小拇指畜牧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江文表示。

  王江文2006年开始涉足养猪业,并于2008年成立了小拇指公司,目前,该公司常年存栏母猪500头。“为降低养殖成本,提高养殖效益,我们一直采用自己采购原材料或预混料配制饲料的方法。”王江文说,今年2月份开始,当地的玉米、豆粕、麦麸等饲料原材料就开始不断下降,因此,猪价的持续低迷并没有对公司造成严重损失。

  王江文介绍,今年猪价回暖,饲料原料价格又有所降低,“当前的利润是非常可观的。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尝到这其中的红利。”他解释说,规模大的猪场,要么自己根据配方配制饲料,要么直接从厂家购买全价料和预混料,不管采取哪种方式,都没有中间商赚取差价。而且规模越大,饲料需求量就越大,厂家给的折扣也就越大。饲料原料价格的下降对于规模养殖场来说,影响较大,养猪利润会明显增加。但对只能购买全价料的散养户来说,并不如此。因为,饲料原料价格虽然下跌了,但全价料的价格并没有下跌,而且经过经销商的层层加价,散养户的养殖利润不会明显增加。

  王江文认为,规模养猪场可以通过精细化管理,不断提高年生产力,实现养殖利润的增加。而与规模猪场相比,散养户对价格风险的抵抗能力较差。由于养殖规模小,就难以实现集约化养殖,也不能通过先进的科学设备和技术来提高母猪的年生产力、情期受胎率、饲料利用率等措施规避风险,只能寄希望于高价来赢利,或在低价时通过压栏等价来避免损失。

  王江文建议,针对猪价呈现出无规律的周期性波动,有关部门应该制定出台生猪价格相关的保险,给养殖户一颗“定心丸”,让他们在遭遇猪价持续低迷的时候,能够有所依靠。

  高价卖猪低价收玉米

  江苏省响水县新张集中心社区的相正雷今年30岁出头,却已经有12年的养猪经验了。2011年,在外地规模猪场打了8年工的相正雷,回到家乡,租了15亩地,开办了自己的养猪场。

  “我的养殖模式比较简单,就是购买仔猪,育肥出售。”相正雷说,这种模式虽然成本高了点,但却不用承担母猪育种和仔猪成活率的风险,“能够一心一意地育肥。”4年过去了,他的养殖规模从最初的100余头,发展到了如今的1000余头。历数四年来的经历,令相正雷印象最深的就是今年。“今年的生猪价格和玉米价格波动较大,赚钱的机会稍纵即逝。”

  8月上旬,生猪价格为每斤7元多,相正雷觉得猪价较低,不宜出栏。而事实证明,他的判断是正确的。到了9月中旬,生猪价格一路涨到了每斤9元。“当时,我共有300头可以出栏的猪,瞅准时机,我出售了200头。”到了9月底,生猪价格又涨到了每斤9.7元,“我又把剩下的100多头卖掉了。”而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猪价又猛跌到每斤7.3元。“好险。相比9.7元来说,一头200斤的猪要少赚480元。”相正雷说,“我的生猪养殖成本是每斤5.5元左右,猪价每斤7.3元看似赚钱,但如果加上人工和水电成本就难说了。”

  之后,相正雷又开始着手补栏,以每斤近20元的价格购进200头仔猪。“我也不敢买太多,当时猪价降下来了,但仔猪价格却并不低,我必须学会自己控制风险。”

  说到控制风险,就不得不说与生猪养殖利益息息相关的玉米价格。相正雷饲喂生猪用的饲料全部是玉米加预混料自行配置的。8月上旬,玉米价格在每斤1.2元左右。这个价格与往年没有多大差别。而到了10月下旬,玉米价格仅为每斤0.76元,当时,相正雷购买了几万斤玉米放进了仓库,而眼下,玉米价格又涨到了每斤0.98元。

  面对猪价和玉米价格的不断变动,相正雷说,生猪养殖就是这样,得用三双眼睛去观察,一双眼睛盯猪价,一双眼睛盯玉米价格,还有一双眼睛盯着栏中的猪,防止它们再“添乱”。

  “猪价高的时候,肯定是赚钱的。猪价低的时候,精打细算至少能保本。”这是相正雷多年养猪的体会。而说起未来的打算,他说,“还是保持现有规模吧。规模大,可能会赚大钱,但风险也会成正比。”

(中国畜牧兽医报)

热点新闻
免责声明友情链接